◈ 

第一章

從白溪悅說第一句話開始,白長江就已經面露不悅。

等她說完,白長江臉色難看到了極點。

頓時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將茶杯震落在地,摔了個粉碎。

白溪悅嚇得一激靈。

白長江語氣森寒:

「我的孫女是交換利益的物品?」

白溪悅結結巴巴道:「不、不是,不過……」

「閉嘴!」白長江看着白溪悅的眼神無比失望,

「這件事先不提,周家逼婚,你們肯定有推波助瀾。」

「我是老了,不是傻了。我不提,你就以為我不知道嗎?」

「別給我得寸進尺!」

白群山和趙春芳深深埋着頭。

白溪悅臉色蒼白,想為自己辯解兩句:「爺爺,我……」

「溪悅,別說了。」白群山開口制止。

白溪悅這才埋頭閉嘴。

又斜眼瞟了白茹雪一眼,眼神中滿是妒火。

心想我要能長這麼漂亮,我早就嫁到大家族當貴太太,

哪像你白茹雪,不識好歹,裝清高,真賤!

白溪悅的這些話,其實也是賀月英想說的。

但見白長江反應如此激烈,只好轉變了一下說法:

「爸,這個方天齊是從山上來的,一窮二白,別說車房了,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。」

「現在這社會,沒錢沒勢,寸步難行啊。」

「他怎麼能保障茹雪以後的安穩生活?」

白長江冷笑道:「婦人短視!天齊一身本領,錢財這等俗物,他根本看不上。」

「好了,此事不要再提。」

賀月英知道白長江是鐵了心要撮合方天齊當白家女婿,

她只好瞪了眼白茹雪:「爸,這件事是不是還需問問茹雪的意見?」

「您只問了方天齊願不願娶,沒問茹雪願不願嫁呀。」

一提到白茹雪,白長江的臉色頓時緩和了過來。

柔聲問道:「你願意和天齊結婚嗎?」

「雖然天齊是萬中無一的才俊,但你要是不願意的話,爺爺也不逼你。」

「我……」白茹雪頓時有些糾結。

她看到賀月英對自己擠眉弄眼,不停努嘴,顯然是示意她拒絕。

白茹雪看向方天齊。

這個認識還不到二十四小時的男人,端坐在椅子上,平靜帥氣的臉龐上依舊讀不出任何情緒。

白茹雪想到昨天那個判若兩人的方天齊。

粗暴的將自己……

但也想到承諾為自己負責時的嚴肅。

想到了他擋在自己身前挺拔的身姿。

想到了因為對自己出言不遜,直接廢掉周家兩子的霸氣。

白茹雪埋下頭,裝作沒看到賀月英的表情,紅着臉細聲說道:

「我聽爺爺的安排。」

「哈哈,好!」白長江撫掌大笑,「等天齊完成師門任務,你們便立刻完婚!」

賀月英氣得咬牙切齒,眼裡都快噴出火了,但也無可奈何。

夜晚,眾人在白家住宅吃過飯後,便各自回家了。

……

納蘭府邸。

納蘭惜月慵懶的躺在沙發上。

一雙白皙筆直的**並在一起,不留一絲縫隙。

這時,穿着職業裝的秘書廖佳佳走了進來。

「我那小師弟今天都幹了些什麼?」納蘭惜月頭也不抬,隨口問道。

廖佳佳神色怪異:「他去了周家旗下資產天賜酒樓……」

然後將方天齊今天做的事都